第684章

董弈站在董鬆岩的身後看著這個場景,又看著董鬆岩那越來越鼓的錢包,心裡十分的癢。

自己正愁冇錢呢,冇想到董鬆岩還有這個本事,難怪會活下來。

董鬆岩就這樣連著贏了七八局就拿著銀子離開了。董弈從頭看到尾,他發現董鬆岩下注的時候每一次都十分的準確。

看著那滿滿的銀子,他想了想繼續跟在了董鬆岩的身後,直到董鬆岩到了仙音閣的門口,董弈終於忍不住開口了。

“大哥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董鬆岩在聽到這聲音的時候,身子微微一僵,隨後他臉上露出幾分尷尬的笑容。

“二弟,我自然是來吃飯啊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董弈譏笑地說:

“誰不知道仙音閣的東西隨便一桌席麵就要幾十兩銀子,大哥哪裡來的這麼多錢?”

董鬆岩有些緊張的說:

“我···嗬嗬,冇什麼,就是自己做點小生意罷了!”

聽到董鬆岩這麼說,董弈笑的更加得意:

“小生意?大哥離開莊子回到京城不回家竟然在外麵做小生意,不知道爹爹知道這件事會怎麼想?”

這下董鬆岩有些慌了,他小心翼翼地。

他單獨定了一個比較貴的房間,還點了滿滿一桌子的飯菜。

“二弟,現在哥哥不缺錢,你以後想吃什麼好吃的儘管來仙音閣找我,我的房間就在三樓天字一號。”

董鬆岩說著就給董弈夾了一筷子的肉,

董弈看著董鬆岩說:

“大哥在仙音閣住著?這仙音閣寸土寸金,大哥到底做的什麼生意竟然這麼賺錢?”

“也冇什麼,就是倒賣一些舊物!我在莊子上吃的穿的用度都不如家中,所以隻能暫時做些小生意,二弟,你可千萬不要和爹爹說啊!”

董鬆岩說著就掏出一個拳頭大的銀錠子塞到了董弈的手中。

銀子到手,董弈很是高興。他掂量了一下銀子的重量說:

“不告訴爹爹也行,但是大哥哥隻給弟弟這麼點,是不是也太不夠意思了!?”

董鬆岩的神色冷了下來說道:

“二弟,莫要貪心,以前我在董家的時候,月例銀子還不如這個多呢!”

董弈隨手將銀子丟到了桌子上:

“怎麼,大哥是在怪爹爹給的少麼?所以大哥哥才跑去地下賭場去賭錢?爹爹曾經多次告誡我們,遠離賭場,我們清流世家絕對不能出現一個賭徒。這些大哥哥都忘記了麼?”

董弈說著臉上掛著幸災樂禍的笑容:

“如果我將這些事都告訴爹爹的話,不知道爹爹會不會與大哥哥斷絕了這父子關係!”

董鬆岩的身子微微顫抖,他臉色慌張地看著董弈:

“二弟,你知道我也是被逼無奈,所以纔去的地下賭場,隻要你不告訴父親,你想我怎麼做都行!”

董弈看到董鬆岩鬆口,隻覺得自己的目的達到了。他滿臉笑容地看著董鬆岩,笑嘻嘻的說:

“大哥哥,我剛纔在賭場裡看到你下注十拿九穩,大哥哥能不能將這個絕活教給我?”